欢迎访问365体育台湾官网_365体育网365体育网投_365体育投注注册会员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苑 >> 正文

天翔之路 第九十二章 游三峡出北海拾贝 览桂林至阳朔收景

 【发布日期:2019-08-13】 【字号: 】 【关闭此页

“五·一”节假后,老头们又开始商议出去旅游。鉴于上次驾车犯险,大家建议去旅行社组团旅游。

这一次,除了原来的十多位老人,还有一些老同志也加入进来,一行共二十多人。

我们乘车到万县,改乘游轮游三峡。

登船时已是傍晚,我睡的铺位正好在发动机的上方,轰鸣声和传热让我彻夜难眠。

天渐渐亮了,两岸的山色印入眼帘,导游提醒大家:“快要进入三峡了,请大家做好准备。”

三峡,这里曾经是古代来往船舶的犯险之地,而今已是“高峡出平湖”,闻名遐迩的神女峰依然是那样的挺拔、俊秀,只是“两岸猿声啼不住”的景象已经成了历史的昨天,现实的今天正是“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三峡水位的抬升使得张飞庙迁址,我们用了半天的时间逛了迁往山上的巫溪县城,领略了巨大的三峡工程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让多少代人的梦想终于成为了现实。他与南水北调工程一样,展示了中国人民改天换地的大手笔。

在屈原的故居,用船坞搭建了戏台,游客从浮桥进入戏台,观看演出楚王不听屈原的忠告,听信秦国的离间之计与齐国绝交,最后唇亡齿寒直至灭亡。悲愤的屈原壮烈投进汨罗江,正应了后来的民族英雄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

游轮渐渐地驶进了三峡大坝,水域平缓开阔,行船速度越来越慢,最后驶入狭窄的通道。

前方的闸门紧闭,游轮在紧闭的高墙内静静地等候,上游不断冲来的江水让游轮在高墙内缓缓抬升,驶来的两艘运煤的货轮紧随其后。

铃声响后,闸门打开。只听见从闸门底部喷水的“隆隆”声,游轮与套在墙壁柱上的缆绳在急剧下滑,直到与江面水位相等时,游轮解揽驶离。

从宜昌上岸往武汉乘车途中,一直大雨滂沱,有人提议唱歌解闷,马上获得大家的赞同。

这一行人都是上世纪四零后、五零后的人,熟悉的只有老歌,于是谁先记起谁领唱,大家一起大合唱。从“南泥湾”开始,然后“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军民大生产”、“我把党来比母亲”、“盼红军”、“大海航行靠舵手”、“绣金匾”、“红星照我去战斗”、“岭上开遍映山红”、“金珠玛米到我家”、“翻身农奴把歌唱”、“乌苏里船歌”、“谁不说俺家乡好”、“歌唱祖国”、“阿瓦人民唱新歌”、“北京的金山上”、“打靶归来”、“真是急死人”、“老两口学毛选”、“战士爱读老三篇”等等。

车里,一位名叫家翠的由于经常在外面唱歌,于是她领唱的次数最多,也唱得最卖力。

旅游车留下的一路歌声,让雨中的行人回首聆听,驻足观望。

驾驶员说他这些年都在开旅游车,还没见过这么活跃的游客。

这段路途没有导游,武汉下车时导游早已在那里等候,这时已是下午五点,按旅行计划还得游览黄鹤楼后才结束今天的行程。

塔式的黄鹤楼雄伟壮观,登上楼后,正面就是长江大桥,放眼望去,桥两岸的龟蛇二山雾断山腰,我的心中油然想起“烟雨漭苍苍,龟蛇锁大江”的伟人诗句。

下楼后,旅游车载着大家去长江大桥兜了一圈,已是华灯初上的黄昏,长江第一桥虽然已建成了几十年,但上层依然是车流滚滚,下层汽笛长鸣。当年这座大桥的落成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天堑变通途”和“黄鹤楼前红旗飘,扬子江边齐欢笑”就是当年的写照。

第二天上午,一行人安排步行游览长江大桥和汉口、汉阳两镇,我只好在下榻处为大家看护行李,买了当日的报纸消磨时间。

下午两点,火车载着一行人往南宁奔驰。

几位老头又开始了玩字牌打发时间,将卧铺选择在相邻的下铺位,尽管坐在狭窄的地方,靠着一小块桌面,丝毫不影响大家的兴致。一场牌玩下来,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车窗外的山脉、河流、隧道、城镇、村庄都未去欣赏。

一夜醒来,已到南宁,去公园逛了一圈,大巴车将我们送到了北海沙滩。

这里骄阳似火,踩着黄色的沙滩,感觉热浪袭人。人们三五成群地去淌海水,我只好在遮阴的地方为大家看守衣裤与鞋子。

弯弯的沙滩望不到尽头,游客追逐嬉水或埋体沙疗,我们的队伍走入海浪边后,便分散到那些淌水的人群中,让我再也分不清他们是远还是近,只有海浪一涌一退地,时而淹至人的腰胸,时而将人露至小腿。

会游泳的人便在较深一点的海水中漂游,若隐若现地如星星点点般难以数清。

远处的海水与天际相连,让我这个在山里长大的人第一次见到大海,见到海上的地平线。

下午,我们乘坐邮轮出港游玩,租钓鱼竿往海里垂钓,像我这样有钩鱼、钓鱼经历的人钓了好一阵,可就是一无所获,倒是轮船上的工作人员钓到两条二三两重的小鱼,这大概是人家在这船上日久天长的已经钓出了经验的缘故吧。

船上的工作人员弄来了蛤蜊,让大家去烤着吃,蛤蜊的壳五光十色,极为好看。

老太婆们吃不惯海鲜,嗅到气味便呕恶,但老头子们却对腥味不怕。

游轮上安排了“人妖”表演,我边看边对大家说,虽然她千娇百媚,娇滴莺音,但她的双肩宽于臀部,这是男性的特征。

许多人与她一起拍照,这正是她的辉煌时期。当“青春”不在之后,便是无休止的叹息。

游览“海洋馆”,见到了海里的各种鱼类,有单养的,有混养的,除了馆内导游的讲解,还有旁边的文字解说。

几个大厅漫游之后,上到二楼,中间有一处与底楼相连的大型玻璃缸,缸内不仅有许多小鱼,还有个别体型稍大一点的。这个玻璃缸的直径有九米,高八米,内盛的海水每天都得用罐车从海里运来交换。

下到楼底,玻璃缸周围设置了座位,导游要大家休息一会儿,看美人鱼的表演。

我们沿着玻璃缸走了一圈,水中的五彩灯光将缸内照得明暗有别,群群小鱼从珊瑚丛里穿梭进出,从容不惊,时而还游过像蝙蝠一样的鳐鱼。

正观看间,两条“美人鱼”从天而降,这是穿着潜水服的潜水员。他们背上背着氧气瓶,潜水服表面呈鱼鳞状,尾部也是鱼尾设计,只有从头部的面罩中让人看出是人而非鱼。他俩转圈追逐,上下翻滚,时而同大群的小鱼一起消失在阴影中,时而又随着鳐鱼的身后游了出来。

突然间,用灯光布景的奥运彩色五环出现在水中,两条“美人鱼”从左边顶环钻了过去,又从右边底环钻了过来,如此辗转反复多次,博得观众阵阵掌声。

第二天早上天尚未亮,导游便催促大家去海边拾贝壳。

到海边时刚好天亮,导游给每个人发了一个小塑料袋,大家便向海浪涌动的沙滩边奔去。昨晚的涨潮和天明前的退潮让这段沙滩散落着许多各式贝壳和小海螺,小海螺的壳面上有螺旋状的纹和尖尖的刺。

刚开始时,大家都感到新鲜,见到什么贝壳都拾,很快就将塑料袋塞满了。后来发觉海滩上还有更奇特的,更艳丽的贝壳时,便将袋内的全部倾倒出来,重新选择。

一位渔夫早已在此恭候,一张长长的条形渔网已经放置水边,他让几位胆大的拖着渔网的一端带入没腰的海水中,然后将渔网横着往沙滩包抄,看看是否能够网到小鱼,可惜拖了两次网都是空的。

渔夫说:“能否网到鱼,主要靠运气。有时运气好,一网能搞到好几条或二三十条小鱼。”

导游将大家带到另一处海滩,那里有几条汽艇停泊等候,每条汽艇搭载六名游客,每个人都穿上救生衣,乘坐汽艇向深海驶去。途中我们乘坐的汽艇还捞起昨天下午沉入海底的网罩,网罩里有两条小鱼和四只螃蟹。

汽艇慢慢地加快了速度,艇尾拖着长长的水花。有人开始紧张起来,驾驶员要大家再次注意安全带是否系好,然后往前开始劈波斩浪,时而冲上波峰,时而跌入浪底,失重感让一些人惊叫:“我的妈呀,我好害怕!”。我和一些胆大的安慰他们:“别怕,这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快活感。”

几个回合下来,汽艇转身减速返回原来的出发地。我们这一组的几个人倒没什么,可其他组里有的人在那里呕吐不已。吐罢之后都摆着头说:“天哪,我以后再也不来乘坐这汽艇了,简直是活受罪。”

海滩那边有几位卖海产品的,有海带,新鲜的黄鱼,干鱿鱼丝,都是用自行车载着,一路叫卖。

离归家尚有几天,黄鱼不能久放,海带也不稀罕,干鱿鱼丝倒是可以买些回去。

刚开始,几位都要价每斤三十元,大家都不愿意去买。就在大家都要离开时,对方松了口,品质好的卖到二十元,差一点的卖十五元。

大家都是三斤五斤地购买,一会儿工夫,几位的干鱿鱼丝也就卖得差不多了。

转回的途中,旅游车在一个小镇的商场停下,让大家去购物。

里面的海产玩意可多了,海虱、小贝壳、小海螺做成的钥匙扣和吊挂,珍珠项链,各种大海螺等,标价不菲,半斤一袋的鱿鱼丝标价三十八元。

我们一行的几位在标价每串珍珠项链一千二百元的柜前停下,问售货小姐最低卖价是多少,她答道:“每串最低卖价是八百元。”

大家转身就走,售货小姐忙喊:“大爷、大妈,您们别走,我再给您们少点,一串只卖五百。”

“五百我们也不买。”几位又继续往前走。

售货小姐跑出来边拦着边说:“那您们还个价钱嘛。”

有人存心不想买,随便抛了一句:“一百元!”

售货小姐说:“哇,这价钱未免也太少了,您们再添点价,行吗?”

“就这个价了,不卖就拉倒!”大家边走边说。

“别走了,一百元就一百元吧,来来来!一百元一串卖给您们了!”

一位售货小姐手里捏着一大把珍珠项链,逐个卖给大家,另一位紧随其后收现金。

轮到高老头时,他踌躇着。

售货小姐问道:“大爷,您买不买,这么便宜的货您还考虑什么?”

高老头说:“我家里那个老婆子没有来,给她买串珍珠项链也应该,只是这项链尚有些短。由于她经常怒骂我,像蛤蟆一样将脖子鼓起,所以日久天长地这脖子就比其他人的粗,我怕买回去太短系不上或者勉强系上后一发怒,会将项链撑断。”

大家都忍不住发笑,售货小姐不敢笑,仍然一本正经地说:“那您说说贵夫人的脖子到底有多粗?”

高老头说:“这个我也说不准,我给你们找个可以相比的熟人行吗?”

“这也行!”售货小姐说:“我们可以量一量,然后再增加点长度,也是可以的。”

“那样你们加价吗?”高老头又问道。

“可以不加价,反正长也长不了多少。”

“那样就好,我给你们说,这个可比的熟人是当今歌坛上的明星,他的名字叫刘欢。”

所有的人都笑了。

售货小姐马上去店里将一串增加了十颗珍珠的项链卖给了高老头。

上车后,高老头说:“其实我是不想买而故意刁难她的,不过人家会做生意,卖了总比不卖强。”

大巴奔驰着往桂林驶去。

桂林,因其独特的喀斯特地貌而闻名天下,刘三姐的山歌红遍全国,经久不衰。

这天上午,下车后来到河滩,几只竹筏停在河岸边,仔细一看,这些竹筏都是用塑料管拼装成的,每根塑料管像大楠竹,竹筏都装有发动机,动力也很好。

还未上竹筏,导游对大家说:“你们看一看河对面的那座山,在哪一种人民币上见过?”

大家立刻边注视边回忆,有的人还去衣兜里掏钱翻看。

终于有人答对了:“二十元的。”

导游说:“二十元的人民币,其背面的风景画就是在这里取景拍摄的。你们还想不想在这里取景拍照,留做纪念?没带相机的,旁边的那个棚里有人为你拍照,但要花十五块钱,等一会儿便可见到自己和山水融在一起的全貌。”

这一动员立马得到响应,带有相机的自行拍摄,也有去请木棚里的人拍摄的。

竹筏向着上游驶去,过了一滩又一摊,两岸不太高的山都是呈圆顶状的,山上的植被矮小,多为裸露的山崖。

来到一处大的岩壁前,架筏人说:“这崖壁上绘有许多马,周恩来总理就看出了九匹,你们也试试能看出多少匹。”

大家都仔细往崖壁上搜寻,但最多的也只能寻出六匹马。

来到一处浅滩,架筏人说只能到此为止,然后去岸边稍休息一下便返回。

河岸边有两条渔筏,每条渔筏上都有两只鸬鹚站在筏头边,等待主人带它们去施展才能。

岸上的一些地方早有游客在那里围着观看,原来是卖鸡血石的,比指甲片稍大一点的鸡血石在盆里用水泡着,确实红如鸡血,每块卖价五元。但大多数游客只看不买,怕离开水后会变色,花了五块钱买个小石子不值得。

临近中午,导游带着大家来到另一个地方,传说这里是刘三姐的故居,顺着石阶往下不远,便听到对面的阁楼里传来女人的山歌声:“唱山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哎那边和……”

穿过亭台楼阁,大院里人声鼎沸,这里是“对歌”处,可以按“刘三姐”的词曲对唱,也可以自行填词对唱,我们这些平日里都喜欢唱歌的老头和老太婆们,免不了也去对唱了几首,让大家都欢娱了一阵。

导游同大家一道游览了刘三姐的塑像,讲述了刘三姐斗莫老爷的故事。然后对大家说:“往前有一处是聚媳妇‘过家家’的游戏,你们可以去玩一玩,再过来集中。”

穿过林间小道,这里早有打扮得妖艳的小姐候着,走在前面的李老头、高老头和刘老头被扭了去。

各自付了五十块钱后,自报了姓名、籍贯、职业,然后与“新娘”对话。

身材稍矮的李老头背起“新娘”一般高,让李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高老头的“新娘”问道:“哥哥,您明年还来吗?我好想您哟!”

高老头也随口答道:“我也想你,咋么会不来呢?”

刘老头正背着“新娘”,突然孙儿从家里打来电话问:“爷爷,奶奶让我问您现在到了哪里?”

原来该对孙儿说:“你告诉奶奶,我现在在桂林。”

大概是既高兴又紧张,不经意间便对孙儿答成了:“奶奶在桂林。”

有人抢过话语:“哦,刘老头要假戏真做,已经告诉孙儿这里有个新奶奶了。”

引得“新娘”与所有在场的人都发笑。

李老头对大伙说:“刘老头因激动而说话犯错已经不是第一次,记得我与他刚有女朋友时,他的女朋友也姓刘,我的女朋友姓彭,那时正值文革期间,大家开玩笑,我呼喊‘打倒刘刘氏!’于是他就喊‘打倒李彭氏!’相互间越喊越激烈,不知不觉他便喊出了‘打倒刘刘’!还有最后一个字没有喊出,可能发觉自己喊错了,便停了下来,大家相对一笑了之。”

导游带大家目睹了当地少数民族中的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妪,她长着长长的乌发,,旁边一位中年妇女正在为她梳理,其发约有五尺多长,梳理时要退着梳,盘在头上足有家里磨豆浆的小石磨一般大。

接着又去了少数民族的部落,他们住着简易的竹楼。

这个部落至今还过着母系氏族的社会体制,宽大的路面是供女人走的,男人只能走窄窄的小道。

每个竹楼里都是一位妇人带着几个孩子,见不到一个成年男子,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这里的人靠旅游收入来维持生计,政府补贴一些。

又到了乘木筏观山望水的地方,木筏经过弯弯的河道,穿过一座漂亮的石卷桥进入宽敞的河面。

导游对大家说:“这上行筏与下行筏相遇时,大家要挥挥手打招呼,喊着‘朋友您好!’但这里少数民族的‘朋友’一词叫做‘够柔’,‘您好’一词叫做‘蒙尼’。大家记住,下一段河面正好用得着。”

一会儿,我们的木筏正好与从上游下来的几只木筏相遇,可我们这木筏上的人一时记不起刚才导游交代的话了。

对面木筏上的人率先招呼“够柔!”

我马上回应道“蒙尼!”

几只木筏随着相互问候的欢声笑语而渐行渐远,木筏上的人问我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应对。

我对大家说:“我身边坐的是我的夫人,她家里的传统是不吃狗肉、羊肉的,而我们家却不忌讳这些。自从到了她家,只好入乡随俗。于是,想吃狗肉只有在梦里,所以这‘够柔’和‘蒙尼’正好扯上关系”。

大家都看着我俩发笑,秀明白过来后,用拳头往我的肩背重重地捶了两下。

“您这人怎么不够‘够柔’呢?”我这一句反问,让大家更笑得合不拢嘴。

上得岸来,这里是刺绣一条街。小的如手绢大,上面绣着花鸟鱼虫。大的如屏风,如地毯,绣有“八骏图”、“百鸟朝凤”、“毛主席和我们在一起”,还有许多山水图,其标价少则几十元,大的几万元。

我正想买一帧屏风式的山水图回家,日后做个纪念,可李老头催促说:“大家都走远了,再不走便跟不上大家了!”

第二天去游览了月亮山。

途中观赏了大榕树。这棵大榕树是小叶榕,主干有四五个人合抱那么粗。主干和大枝条上生的须根落地后又长出枝条来,与根系形成干也是根,根也是干的根干网系,面积一百多平方米,树冠罩达二百多平方米,堪称“榕树王”。

月亮山是一座小山,离公路约一百米,山顶偏右有一圆孔,太阳光于每日的某个时间从圆孔穿过。圆孔后边的另一座山正好有一条小路经过,从小路透过圆孔也可以看见这边的部分风景。

公路边有摄影师修建的拍摄平台,那里是最佳拍摄点,如果是自己带相机去那里拍摄,须得先交五块钱。

公路里侧是刚新建的竹楼,炎热的夏天,一上竹楼便觉得神清气爽。

导游早就在这里安排了午餐,因为在这里能吃到当地的山中野菜,所以吸引了不少游客来这里品尝。

导游征求大家的意见说:“您们的行程计划里没有安排游阳朔,既然来了桂林,就应去游阳朔。俗话说‘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如果您们按行程一走了之,便失去了这样的大好机会,今后再来就太不划算了。如果愿意去,每个人交三百六十元,我们旅行社给大家安排两日的行程,您们大家先商议一下再答复我。”

导游刚离开,刘老头马上来找我说:“聂老头,你是否带有多余的钱?由于我是第一次出门游玩 ,心想旅游费早已预交了,可能旅途中花销不了多少钱。可是出来以后七花八花的,身上带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你如果带有多余的钱就借五百元与我,回家之后归还你,如何?”

我回答到:“这点小事没问题,五百元你可以背十次新娘,为孙儿聚十次奶奶了。”

在阳朔,乘船游了漓江,驾船的告诉我们,前段时间少雨,漓江水位太浅,导致无法驶船,还好,近日下了三场大雨,水位又恢复了原来的高度。

乘船观看了象鼻山,其实就是一座崖,形状像一头大象,末端有一个下方缺了的圆孔,极像卷曲的象鼻。

最让人忘不了的是燕子崖溶洞,洞内的石笋、石柱、石瀑布,规模比兴文石海溶洞里的大得多。

结束这次旅游,导游归还我的《残疾人证》时,退给我八十元的门票优惠价,刚好够我买一副水晶石眼镜。

残疾人在社会上开始受到尊重、照顾,这体现了我国精神文明程度的提高。


版权所属,盗版必究。如若转载,请联系罗孝福:13795850329

?

?